汽车评论 2021-11-21 07:23

周四提交的一份诉讼文件显示,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的女员工面临“猖獗的性骚扰”。特斯拉的生产助理、38岁的杰西卡·巴拉扎(Jessica Barraza)在向阿拉米达县的州高等法院提出的诉状中说,过去三年,她的工作条件“噩梦般的”。在巴拉扎的诉讼中,工厂车间看起来更像“一个粗糙、陈旧的建筑工地或兄弟会宿舍”,而不是先进的电动汽车生产场所。

巴拉扎对特斯拉的指控数不胜数。在其中一起事件中,该诉讼指控一名男同事在她午餐休息后去打卡时将自己的腿夹在她的大腿之间。在骚扰中,Barraza说她的抱怨被置若罔闻。她说,有一次,当她抱怨一位同事盯着她的胸部看时,一位主管什么也没做。据西装记载,她的上司告诉她:“也许你不应该穿让人注意到你胸部的衬衫。”Barraza告诉这名男子,她“穿着特斯拉提供的工作服”。

Barraza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说:“在经历了近三年的骚扰之后,它剥夺了你的安全感——几乎让你失去人性。”《华盛顿邮报》是第一个报道这起诉讼的媒体。我们已经联系了特斯拉请其置评。该公司通常不会回应媒体的要求。它在2020年关闭了主要的新闻办公室。

一个月前,一家联邦法院下令特斯拉向一名黑人员工支付1.37亿美元,这名员工表示,他们在弗里蒙特工厂每天都受到种族主义辱骂。该公司当时表示:“我们在解决员工关注的问题方面继续发展和改进。”“有时候,我们会犯错,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应该承担责任。”特斯拉正在就该奖项提起上诉。

特斯拉也不是唯一一家被指责为女性营造有害工作环境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就在Rivian上市前几天,该公司前高管之一劳拉•施瓦布(Laura Schwab)起诉了Rivian。在她的诉讼中,Schwab指控汽车制造商解雇了她,因为她抱怨“有毒的‘兄弟文化’,使她被排除在会议和更多。施瓦布当时表示:“Rivian的文化实际上是我在汽车行业20多年来经历过的最糟糕的文化。”

巴拉扎说,特斯拉的人力资源部门没有处理她在9月和10月提交的投诉,甚至禁用了其邮箱:[email protected]接收投诉的邮箱地址。

Barraza正在为违反《加州公平就业和住房法案》的行为寻求补偿性和惩罚性赔偿。

她还表示,与许多“科技雇主”一样,特斯拉要求许多员工签署仲裁协议,避免了工作场所的纠纷,但她的协议“不合情理”的条款使其无法执行。

Barraza说,她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正在医生的命令下休病假。

本报告使用了路透社的信息。

Follow On Googl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