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评论 2021-11-19 11:08

“你有没有告诉美国政府,你认为布罗克曼是无辜的,他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布罗克曼律师贾森·瓦纳多问道。“是的,”Tamine回答。

“你告诉政府起诉书中的一些信息实际上是错误的?”Varnado问道。塔明再次答应了。

虽然听证会的焦点是布罗克曼是否胜任,但如果美国地方法官小乔治·汉克斯(George C. Hanks Jr.)认为他适合受审,塔米恩的证词可能会帮助这位亿万富翁。

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塔明似乎与检察官决裂。2018年,他在百慕大的住所遭到突袭后,他从检察官那里获得了豁免权,并向调查布罗克曼的大陪审团作证三次。去年,布罗克曼被控税务欺诈、洗钱和电信欺诈等罪名。

周三,塔米恩讲述了他如何为布罗克曼和他的信托公司工作了14年。检察官称,布罗克曼和他的信托公司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个人逃税案件的核心。他说,他在2019年5月会见了为布罗克曼辩护的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的律师,直到今年才再次与检察官见面。

当被问及是否告诉检察官他没有参与逃税和洗钱时,Tamine也同意Varnado的说法,他认为Brockman在把钱带回美国之前不必为钱纳税

布罗克曼曾担任雷诺汽车公司(Reynolds & Reynolds)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为汽车经销商开发软件。塔明说布罗克曼从尤金·布罗克曼慈善信托基金“从没拿过一分钱”。但塔明说,当他是受托人时,布罗克曼告诉他应该如何使用这笔钱。

塔明说,布罗克曼的身体在2015年或2016年也开始下降,他缺乏曾经推动他一周七天工作习惯的充沛精力。布罗克曼的注意力没那么好,工作时间也没那么长,塔明说。他回忆说,在2017年10月的阿根廷之行中,布罗克曼在跨过门槛时非常小心。

“我以前从没见过。”塔明说。

布罗克曼在2000年开始了罗伯特·史密斯的私募股权事业,当时他投资了史密斯的Vista equity Partners,最终提供了至少10亿美元的资本。去年,史密斯承认逃税,支付了1.39亿美元的滞纳税款和罚款,并同意合作对付布罗克曼,从而避免了起诉。

史密斯和布罗克曼都利用休斯顿的律师卡洛斯·凯普克(Carlos Kepke)建立了离岸信托。凯普克已被起诉,并提出无罪抗辩。

在他的证词中,塔明承认他伪造了一份提交给百慕大一家银行的文件。他还说他在想要查看史密斯在凯普克办公室记录的原因上撒了谎。他承认,他在百慕大和瑞士可能会面临法律问题,那里正在进行相关调查,他没有豁免权。